长城新媒体集团  主办
县区分站:
当前位置: 本网原创

回忆我的历史老师——王刚教授

来源: 长城网  作者:张光明
2021-09-10 14:10:00
分享:

  今天是教师节,朋友圈里有很多感谢师恩的文章、图片,我也想起了我上师专时的一位历史老师——王刚教授。

  前些天,河北电视台的吕文老师向我咨询共产主义发展史中的一些细节历程。老吕特别喜欢考证这些细枝末节,我哪懂这些,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王刚教授,我的大学历史老师能回答这些。可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了,我手头也没有老师的电话,就找到我的师兄、留师范学院任教的刘建宏主任,向他要联系方式。

  电话那边,刘师兄慢悠悠地告诉我,王刚老师已经去世了,就是今年上半年的事儿,享年七十多岁。

  一、冷板凳

  1992年,我考到了唐山师专政史系历史专业。

  军训后正式上课第一天、第一堂课就是世界古代史,现在我的印象还特别深。好歹也是大学第一课,心里也很期待。

  上课时间到了,一位穿白衬衣、牛仔裤,大约四十多岁(我开始以为是四十多岁。一是老师看起来年轻,二是那时候我们正是刚走出中学的小屁孩,哪会看什么岁数。)老师踱了进来,坐在了讲台桌后椅子上,开始慢条斯理介绍自己。

  “王刚,本科学的英语,恢复高考后第一批社科院历史学研究生,五十多岁了……。”听得我们肃然起敬。后来,王老师话题一转,说:“同学们选择了历史,那就是注定要坐冷板凳的,就是你们做的椅子后面没有那个背儿,拆了就是板凳。”

  不知道别的同学当时什么心情,反正我是挺郁闷的。本来心情就不好,这位老师说话还这么直接,心里一阵懵圈。

  后来王老师又说了很多,什么历史还是很有意思的,他39岁才开始认真学历史,越学越有意思,云云……

  现在我也工作几十年了,开始慢慢理解了老师的想法。

  二、博学多才

  王刚老师给人的印象是很清高、狷介的,他不爱用现成的教材,说都是他师弟、师侄编写的,水平不高,他讲起课来旁征博引,逻辑性又很强,尤其是对古罗马、古希腊历史了如指掌。他有英文基础,在语言研究方面也下过功夫,也能看懂古英语、古德语的典籍。他还曾致信中央编译局,就《共产党宣言》里的一个翻译细节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后来被采纳了。

  他那个时候特别喜欢一本《十二凯撒传》的书,说有时间一定把它翻译成中文,推荐给国内读者。前些年我在书店里看到了这本书的中译本《十二皇帝传》,但译者并不是王刚老师。

  三、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

  王刚老师不是党员,但他多次说过,对马克思主义非常信服,对马克思、恩格斯经典著作也是反复研读。

  有一次晚自习,他在我班里转,看到我的课桌上放着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这本书,他很感兴趣地问我对这本书的看法,我不好意思说没看过,摆上就是充样子的,支支吾吾回答了几句。

  他告诉我,他每次看这本书、不同年龄看这本书都有新的感悟和收获。书是真牛啊,希望我好好读,读一辈子,什么时候告诉他读懂了,他就欣慰了。

  后来,有一次上课,他突然清楚地叫我的名字,让我说说对马克思的经典论述。

  我也没听清楚,他原来讲了啥,也不知道说哪方面对马克思的论述。大脑空白了一下,说了几句,“面对我们的骨灰,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”等等。胡乱拼凑的,前言不搭后语,王刚老师却很高兴还补充了几句,特别提示我要看看17岁马克思《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》这篇论文。

  斯人已逝,再也看不到王刚老师上学时深沉的目光和退休后略显佝偻的身材了。

  这些年我也一直懒惰,没有努力读书,刚才突然想到,有一天在阳光明媚、行人匆匆的大街上,突然看到王刚老师热情地问我:“光明,你看懂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了么?”我是何等的惭愧。

关键词:教师节,历史老师,王刚教授责任编辑:邢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