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新媒体集团  主办
当前位置: 网言网语

葛门葛事(18)一一2020春节记忆

来源: 长城网  作者:葛昌秋
2020-02-12 17:38:33
分享:

  手风琴

  手风琴是家里的重要乐器。

  大年三十儿那天,老妈突发奇想,非得要体验一下拉琴的感觉。“我还没拉琴呢,赶紧拿来我试试,这琴老不拉就得锈住!坏了没处修。”说完葛亮和姐姐就帮老妈背好手风琴,象模象样的让我拍照。

  这几天宅在家里,悠扬的琴声伴着老妈的老歌儿,常常回荡在客厅里,那曲调融入晴窗明媚的阳光里,心里一片灿烂昂扬。那韵律邀请漫天的雪花起舞,眼前一片洁白安祥。一架手风琴撑开寂寞时光的苑囿,演绎出简单生活的情趣,演奏着宅心境遇的平和,宣示着“宅心不心窄!”

  说这琴重要,是因为她有着不同的经历。

  1982年10月,经过努力我终于考上了冀东著名的学府——唐山市商业学校。两个月后,父亲退休妹妹顶工,到了开滦林西矿幼儿园当了幼师。后来妹妹到唐师进修,系统地学习了幼教知识。为了让妹妹熟练掌握音乐技巧,父亲托人在区文化馆买来一架手风琴,虽然是九成新,但那是120贝斯的鹦鹉牌,也挺难得的。这只“鹦鹉“随妹妹天天歌唱,盼望着她有所作为。手风琴为妹妹成为“唐山市优秀教师”“唐山市巾帼岗位标兵”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这架琴寄托了一家人的希望。

  说这琴重要,是因为她有着不一样的故事。

  记忆里对琴并不陌生,小时候在老家看到别人家的凤凰琴挺羡慕,总想拨拉几下。等返城后家里也有了一架,那是给孩子的玩娱乐物件。没想到被退休后的父亲相中,不时有了凤凰琴声。那并不悠扬的旋律,为老人家增添了不少乐趣。还有过小口琴,是姐姐和哥哥童年的玩具,随着返乡搬家而没了踪影。直到地震前,回林西矿上班的二哥,买回一个新口琴,被我们视若珍宝,用小手绢包裹着放在琴盒里藏着,从不舍得大张旗鼓的“消费”,这琴埋在废墟里而废了,但有琴的梦想却总有。去年,冯杰又弄来一架钢琴,足以让妹妹手舞足蹈,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,还可以让小孙女苗苗享用。

  这架琴寄托着一家人的情感。

  说这琴重要,是因为她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  老妈渐渐老了,但她喜欢唱歌儿。每天重复的几首老歌儿都是无伴奏独唱,显得单调乏味。可那架老琴已经不能复弹,甚至无法修理,真的再不能发声。外甥冯杰明白了妹妹的心思,有一天背回一架旧手风琴,是朋友送给他的,虽然只有48贝斯,但也是鹦鹉牌,家里就有了两只“鹦鹉”。打那以后,老妈的歌中揉进了鹦鹉的声音。每当重要节点,或重要时刻,只要琴声一响,老妈的神情马上有变,随之歌声即起。那年老妈摔坏股股和股盆,卧床的那两个月里,小鹦鹉作为“床头音乐会”的唯一乐器,给老妈带来快乐和力量。现在,只要老妈有了兴致,妹妹就让小鹦鹉欢唱。因为,让老人笑就是孝!

  这架琴寄托着一家人的祝福。

  常言道:生活是首常唱常新的歌。而作词作曲和演唱者却都是我们自己,美好词句蕴育在平常的日子里,美妙的音符集散在平淡的时光里,当美丽情愫在美景中迸发,那就是心中美满幸福的歌声!

  我一直坚信!

关键词:责任编辑:闫航